盛世吃素

已经忘记了这个想法是怎样萌生的。盛世吃素,这样一个形象一直在脑海中萦绕。一个在歌舞升平、腰缠万贯的繁华盛世里,眼前的桌上端满了和牛、西班牙黑毛猪、蓝鳍吞拿鱼,以至山珍海味,一个人却能淡然处之,只是将筷子缓缓地伸向为了配搭颜色才设置的素食。

历史中可能从未有一个时代,一个人的基本饮食成本占其收入如此之少。在最为廉价方便的快餐中,竟全以肉为主,这简直是不可思议。这也许就是经济增长,技术进步,生产率上升。食物的生产率也同步上升。美国人在一年一度的美式足球超级碗比赛当日,食用了十二亿五千万只鸡翼,即是六亿多只鸡。很多澳门人大学毕业了都未见过鸡,更何谓走地鸡?据统计,一年中大概有五百亿只鸡被供以食用。

什么是经济增长?今年生产并消费了五百亿只鸡,下年生产并消费了五百五十亿只鸡。鸡有很多种,从生产消费的角度看,鸡只需两种,供食用的鸡及供生蛋用的鸡。两种鸡经过人类刻意的培养及筛选后,食鸡的品种比以前长肉的速度增加了数倍,曾经数个月才到死期,现在只需数十日;蛋鸡的品种比以往生蛋的速度快了数倍,再加上灯光及温度控制,它们可以被尽情地激发生蛋的欲望。数以千万计的雄性蛋鸡并无价值,出世之后随即被丢进垃圾袋销毁。

为了生产更多的食鸡,可以考虑更有效地使用鸡笼,可以调整品种使它们更快成长,可以加快生鸡变鸡肉的处理过程……这就是经济增长,盛世。所以大家称这些科学管理的鸡场为农场工厂。百分之九十九的食鸡在这里出生,死亡。

于是一场关于饮食的思考正在蔓延。人类是进食的动物,同时也进食动物;狮子也一样。人与狮子有何不同?鸡与狗又有何不同?为什么我们爱护猫狗,却从不关心牛猪鸡鸭?如果人可以在农场工厂处理鸡的话,那么未来有一日以人类为食粮的东西,是否也能够这样对待我们?吃素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?又或者充满敬意地食肉?

盛世食素可能是这么一种姿态:盛世,不过是虚妄。

更多信息: 洗米/换汇/定位/马尼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