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1岁的宝宝谈“人生是苦”

前段时间,和宝宝商量,要一起把夜奶给断了。

当天夜里,和宝宝说,这一顿要吃饱哦,不然夜里没有宵夜可以吃啦。夜里睡整觉,对你的智力发育和身体健康大有裨益。

妈妈呢,也能得到充分休息,能够生产更多的奶水供应你,让你享受到丰盛的早餐。

刚开始,可能会有一些不习惯,会饿,会难受,咱们忍一忍就过去了。你这么大了,夜里是不需要再吃奶的。

试图用共同目标来引导她,结果,宝宝果然到03:25才醒来,哼哼唧唧直到大哭。我唱歌给她听,她慢慢安静下来,两人unma

unma的飞吻了五六个来回。就这么过了45分钟,她没有吃奶,继续睡到天亮。

第二天夜里,我和宝宝说,咱们昨天有进步,今天继续适应这个新习惯,夜里要睡完整的一觉哦。

她02:25醒来,我唱歌哄她,接着她继续睡,到05:00时嗯呀咿呀的,05:30实在撑不住了,哭得可伤心了。先生跑过来不舍地说,昨天睡前吃得早又吃得少,快6点了,可以喂了。

好吧,我们要尊重缘起,既然昨天夜里情况特殊,那就特殊对待,何况爸爸也为你说话了。

第三天,宝宝一觉睡到06:28。

第四天,和宝宝说,昨天有巨大的进步,宝宝要为自己喝彩哦,她竟然一边吃奶,一边高兴地给自己鼓掌,然后在自我激励中睡到06:11。

第五天,宝宝02:45醒来,好吧,前两天睡整觉,不意味着今天也完满,这也是无常的示现,的确没有什么是恒常不变的。

怎么办呢?这时,脑海里闪过《正面管教》的理念,当妈妈累的时候不要压抑自己去迎合孩子的需求,可以和孩子沟通,鼓励孩子感受他人的情感和需求。

我说妈妈太累了,没有力气抱宝宝吃奶,我们早上醒来再吃哦。

她听懂了似的,很体谅地,倒头睡到06:18。

第六天,宝宝02:40醒来了,然后一直哭,我唱了好几首歌都没有用,只好抱到大床来安抚,她还是忧伤。

我灵光一闪,宝宝啊,人生是苦,如果不吃饭,就要饱受饥饿的苦。在这个痛苦被缓解以前,始终都是苦的。

她,忽然,安静了下来。然后我继续用所受的教育和她分享,她慢慢地进入梦乡。

直到07:05,她才醒来,吃饱了,转过身,“嘿嘿”两声满足地笑了。

是吧,宝宝,导师告诉我们,所有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对痛苦的缓解上。

如果你一点都不饿,硬要你吃,你是不会觉得快乐的。

如若你一点都不困,非要你睡,你也不会乐意。

如果你很困了,不让你休息,你会抗议的。

所以,这样的快乐不长久,它是痛苦暂时得到缓解所带来的放松。你消化了之后,还是会饿,甚至会感觉到苦。

当身心产生任何一种需求,都会带来不同程度的痛苦,在它被满足前,痛苦会持续存在。而且,这些痛苦不是一次满足就能彻底解决的。因为我们的身心会源源不断地产生需求,制造痛苦,这就是“有漏皆苦”的本义。

——济群法师

然而,人生是苦,不代表人生就不可爱了。

正是这个苦,让我们有机会迎难而上,看到还有比短暂的快乐更需要追求的真相。

通过修行,即正确的方法和真正用心,从而离苦得乐,获得真正的快乐与平静,并帮助他人获得这份宁静与喜乐,这才是我们此生要追求的。

否则外在的求,有求皆苦。

想要漂亮的衣服,买了一件,衣柜里总是缺少一件。

书买了一本,还没看完,又想要下一本。

诸如此类,不得安宁。

想要他人的认可,得不到认可,就找不到自己的价值,进而迷失、迷茫、迷惘、迷惑,然后各种折腾。

这些求,让看起来自由自在的我们很不自在啊。

方向扭转过来,向内求,开发内在的觉性,方才是道。

第七天,宝宝01:45醒来,琢磨着昨天和她讲的道理有点深,她真的听懂了?还是因为那些都是新词汇,听着新鲜?要不,再试一试?

宝宝,我们觉察一下,是饿,还是馋?

如果是馋,那就去照破它,馋不是真实不变的实体,它是因缘和合的,会变化,你不是任何时候都觉得馋,不是吗?满足夜里的馋,对身体没有好处,那么我们要去面对它,放下它。

我说的放下,不是不作为,是放下对事物的粘著、过度的欲望……就如贤二机器僧说的,放下是一种心态,不是一种行为。

如果是饿,那就忍一忍,偶尔的饿伤不了身体。我们看到这个不舒适,选择超越它,在超越中成长,建立信心。

听后,她若有所思地入睡了,直到07:18才醒来。

第八天、第九天、第十天都一觉睡到清晨。

还需要不断观察,在重复中巩固。

突然意识到,我之前唱歌哄她睡觉,只是转移问题,没有引导她直面自己的困境。

要培养她面对问题,而非转移或逃避问题的习惯,作为妈妈的我,自己先要做到。

希望借着断夜奶的机缘,培养她的忍耐力,了解人生之苦,超越苦,因为自己感受到这个苦,进而能体谅他人,知道每个人乃至所有众生都有各种烦恼,各种苦。

成长路上,还会面对各式各样的问题,面对纷繁错杂的烦恼,培养一个品质,远远比解决一个问题更意义深远,更美好。